快手祝福语祝大哥歌

大哥比我大一旬,今年整整六十二周岁。

六十二周岁,对于一个城里吃工资的人来说,已经到了退休在家安享晚年、含饴弄孙的幸福时期,但大哥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六十周岁,对于现如今的农村人来说,仍是一个壮劳力,仍有许许多多干不完的农活在等着自己。

大哥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干完地里的活回家后,他利用饭前或一早一晚的时间整平了崖头,种上了清一色的速生杨,院子里载满了苹果树,就连邻居家那废弃的院子他也开垦起来,种上了茄子。当浓密的绿荫遮挡住崖头,香甜的苹果挂满了枝头,一个个又大又圆的紫红色的茄子压弯了茄棵时,大哥舒心地笑了。

在我的印象中,大哥就像是一个上足了弦的陀螺,一刻也不停地旋转着。父亲去世时,我三岁,大哥十五岁,然十五岁的大哥却过早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饱尝了生活的艰辛与苦涩。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早当家的大哥不但成了家里的壮劳力,而且也把改变家庭命运的担子挑了起来。从此,干完生产队里的庄稼活后的大哥带着比他小两岁的二哥,起早贪黑地在湾中挖土脱坯。他想尽快地翻盖一下那几间摇摇欲坠的茅草屋,让母亲和我们住进大一点的结实房子里,再也不用为刮风下雨而发愁。刚开始,老天也仿佛要考验一下这两个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毛小伙子,总是在土坯快干未干时下上那么一场急雨。刚立起来的土坯便一个又一个地在风雨中淋湿倒塌成了一堆泥土。风停雨住后,大哥和二哥便急忙将淋坏的土坯用铁锨铲到一块,浇上水粉湿匀和后再继续脱土坯。当准备的土坯足够盖三间房子时,大哥和二哥利用晚上和晌午的时间燕子衔泥式的愣是在没求一个人情况下,把三间房子的地基和所有的山墙都给垒好了。上梁时,大哥把准备起屋的事情跟生产队长作了汇报。当生产队长带着全队的男劳力来到我家时,他们说什么也不相信这垒得笔直刮净的屋框子竟是两个还未长大的孩子干的。当上梁的鞭炮噼噼啪啪地响起时,母亲哭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也都抹了眼。他们知道,像盖屋这样的大事,别说是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就是大人身上不累得脱几层皮也完不成啊。自此,大哥和二哥的能干便在全村出了名。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因我家中的经济状况,故大哥的婚事成了母亲心头的一块心病。倒是大哥不怎么在意,仍一如既往地埋头苦干。正当母亲心急如焚时,邻居家的一个大嫂来到了我家,亲自做媒把她的亲妹妹介绍给了我大哥。邻居大嫂说得好,她看中的是我大哥的能干和人品。她说好吃懒做的人,即使是守着座金山银山,也总有吃空的那一天。

结婚那天,大哥上轿所穿的衣服竟是从村里和他同岁的一个人那里借的。下轿后,怕一不小心把人家的衣服弄脏,大哥便立即脱了下来,叠板正后给人家送了回去。

这一年,大哥二十八,我十六。然十六岁的我却在脑海里深深地烙印下了这一幕,懂得了什么是贫穷,什么是富有。

我侄子结婚时,操劳过度的大哥却患上了急性戊肝炎。强忍着难受看着儿子和儿媳的婚典结束后,大哥似乎虚脱了一般,再也坚持不住了。当我把大哥送到医院时,大夫说幸亏来得还算及时,否则便很难痊愈了。

这次,大哥在医院躺了足足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里,大哥多次和我啦起侄子结婚他没能在家招待亲戚朋友的事,总觉得像是亏欠了一大笔人情。我说那天我二哥在家把人们招待得很好,谁还没有个生病长灾不得已的时候。大哥的病因得到了及时治疗,不但病情痊愈,而且人也胖了。我之后再去看大哥时,大哥面色红润、白净了不少,而且也脱去了长期以来蒙在脸上的那层古铜色。这是我记忆中大哥这大半辈子以来唯一的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休息与调养。看着大哥的变化,我的眼里顿时噙满了泪水。

这一年,大哥五十六。

去年秋后,侄女也到了结婚的年龄。而此时的大哥,因最近一两年来侄子生意上的亏本,耳顺之年的大哥不得不和小伙子们一样夜以继日地操劳,把挣来的钱几乎全部填到了儿子的亏空里。人不但又瘦成了原来的模样,而且精神上也大不如前。他老是惦记着啥时才能帮着儿子还上贷款和所欠,啥时他的儿子才能过上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大哥老是说这样的一句话,人一时的跌倒不可怕,可怕的是跌倒后再也站不起来了。

侄女出嫁的那天,大哥打起精神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上了花轿后,泪水便再也抑制不住了。或许,大哥的心里觉得亏欠了女儿,没能和别人一样给女儿买上车或买上房,让女儿风风光光地嫁出去;也或许,大哥的心里在惦记着他那因躲债连自己的妹妹出嫁这样的大事都不能参加的儿子。但不管怎么说,大哥的心里肯定是不好受。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安慰大哥,更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替侄子还债,只能默默地陪着大哥站在那里,一任晚秋略带寒意的风吹拂在脸上、身上。

有时,我就想,人这一辈子忙忙活活的真是不容易。少时,为改变自己的前途命运而不懈努力;青年时期,又忙于事业和婚姻大事;一到中年,那更是百事缠身,上要孝顺父母,下要教育子女;好不容易到了壮年、老年,按理说应该有一个舒心的晚年来供自己享受了,但真正能享受生活的又有几人?

这正如千千万万像大哥一样的人,奋斗一生,操劳一生。要说享受,那便是经历过、付出过。只是,这经历、付出里,更多的是一份苦涩与无奈。

大哥常说,我不相信什么鬼神,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若真的有神,那最有可能的也是他自己。我还能干得动,只要我能劳动,就一定有所得,你侄子所欠的饥荒就早晚有还完的那一天。到时,他便又能堂堂正正地做人了。

蓦地,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了大哥那张饱经风霜、写满沧桑的脸。我不敢抬眼,怕骤然间不争气的泪水滚落而下,让眼前大哥的影像消失;我甚至不敢大口喘气,生怕一不注意而使影像晃动而变模糊。大哥,我亲亲的大哥,憨憨的大哥。为了一个完美的家,站成一棵树,你是遮阳的伞;站成一片林,你是挡风的墙。

“大哥.大哥你好吗?”听到这首歌词的时候,便使我洒落在大哥事迹的门里。

说到我的大哥,我有两个:一个是我的亲大哥沈宝清,他大我两岁,另一个是我三叔的儿子沈大清。

首先从我亲大哥沈宝清说起吧!大哥出生于贫苦的农村家庭中,自读书来几乎都是班级上优秀的。亲大哥读初三这年,也逢我读初中,由于父母在家务农,没有什么经济收入,怎么能担起我们的学费。于是,父母选择了栽种烤烟——一项非常辛苦的农活,希望能有经济收入。那时候我很不懂事,认为上中学是父母的义务,所以在家里就很少帮助家里的老人。大哥面临中考的大事,白天帮助家里干农活,夜晚看书。我在睡梦中经常惊醒过来,经常看见大哥专心致志的看书。也不知道什么时间起来的,正是这样的他,使我内心受到了启发。全家人省吃俭用,终于解决了当时我们上学的学费。

在1997年,大哥凭着他认真的学习态度,终于考进了文山师范学校。可以说跳出了“农产”。大哥开学的学费一年一千多元,我的也不少,大哥为了减轻家中的负担,读师范三年来一直没有回过家,更不说过一年春节。他帮学校守校,能够减免许多费用。每当大哥想家时便拿出珍藏在抽屉里的影夹看看。三年来,他很少向家要钱,就是这样的他,完成了师范学业与生活。

2000年从师范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离县城较近的兴街中学任教,任教第一年便担起弟弟上学的一切费用。直到今天建校毕业,一直是大哥一人扛起,在建校的我。每次听到同学们议论我:“沈亮清真小气,一毛钱也算得很清楚”。我只能说:“同学们,对不起了,因为我不会找钱,所以我不会乱花一分钱。”哥哥虽然一个月领1000元工资,但国家每月都要扣,再加上我的生活费200-250元,家中也需要钱呀!我的学费更不用说了,还好学校允许我拖欠学费,所以我非常感谢学校。为此减轻哥和家人的负担。每个假期都有点收入。曾记得我为中西医学校招生得了400元钱收入。同学便要我请客,我便请了三元钱的东西,舍友还是说我小气,可有谁知道我的苦衷呢?今年是我中专的最后一年,家里又一次栽种了烤烟,所以回家帮助父母。开学来一直无法交出昂贵的学费,只拿了车费和200元的生活费赶来学校,这些钱都是哥哥省下来的,哥哥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不会忘记,在学习上是我学习的榜样,在家里是我的好大哥。我一直想对大哥说:“大哥,你是好样的。”

至于我三叔的儿子沈大清也是好样的。大哥也出生于贫苦的农村家庭中,由于大哥的父亲是老三,我的父亲是最小的,奶奶去世时,留下了三米宽不到老房子给大哥家。虽然大哥读书一直都没有我亲大哥厉害,但是他的事迹确实令人听得辛酸而值得敬佩。大哥在读高中毕业前所有开支,一直由收入低微的家庭来承担。幸好三叔会砌砖,于是常常给人家砌造房屋,也有一点收入。高中毕业后,大哥没有考取大学,但值得庆贺的是1999年分配进入马关县水电站工作,月薪800元左右。

可是让人不敢相信的悲剧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在2003年的冬天,大哥的父亲为人家砌墙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还好抢救及时挽回了宝贵的生命,可是今后不能再做重活了。更令人伤心的是医药费1万多元钱,应该怎么办呢?当时大哥救父心急。请求了电厂里的所有同事和亲戚朋友,也借上了高利dai。大哥每月工资几乎都用来还钱,随着时光的流逝,弟弟考进了文山体校,一开学便是几千元,要交清所有的学费才能入学,父母想尽了所有办法,大哥拿出了自己所有生活费,终于弄够了弟弟的学费,可是弟弟不懂事,不体量家里面的钱来之不易,在学校大手大脚,在同学面前要面子,认为自己了不起,每月花300-350元。本来在文山城中有许多亲戚可以帮他找工作,他认为打工同学们看不起,这好像弟弟永远是弟弟,哥哥永远是哥哥。眨眼间收假时间到了,父母很难支撑他上学,父母也无法忍心让他回家,于是,开学的前一天晚上,父母厚着脸皮向左邻右舍借。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当天晚上提起了远方大儿子的电话,希望能解决困难,还望回家一趟。当大哥回家的时候,用衣服挡着自己的左手,怕被外人看见似的。但还是没有满过父母的眼睛。当大哥把衣服拿开时,手上全是刚愈合的伤疤,街房邻居全都知道原因,大哥忍不住泪水直往下流。

“事情发生在上个月前的一天夜里,我在工厂值晚班。当时天上下着大雨,我看见铡刀没有关,我便走去关上铡刀,突然之间闪电从我身上越过,一分钟不到左手和头上好象烧伤一般,工厂里面的人见到我倒在地上,便把我送进医院,这时他们想通知我的家人,我坚决不允许你们为我担心,我一直叫他们为我隐瞒着。电厂里面的人一直天天来伴同我。那时侯,我一点动弹不得,是他们一点一点的喂我,我以为我完了。可是,奇迹发生在我的身上,我的双眼不受闪电影响,只是脸上和手上留下伤疤,进医院多亏了电厂朋友们又为我押着医疗费,我很感谢他们,但是家实在太小,所以还是将来再回报。然而你们的电话来到,希望我回家,我怕这件事被你们知道,所以用衣服盖着。”因此,父母亲含着泪水,不知道如何表达......

听完了这段从死到生的经历,当时所有在场的人无不感动,只见大家的泪水往下流......

是啊!我和两个大哥生活了20年,我万万没有想到过他们能够做出令人感动的事迹。他们的所做,在弟弟眼睛里一切都是那么伟大;是值得学习而感到骄傲的。

现在,我越想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多么想面对全世界的人为你们呐喊几声:“大哥.大哥.大哥你们真是好样的!”

精彩内容 每天更新

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