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霸气的高三祝福语

二、

东方中学在上海是一所举足轻重的重点中学,有近百年的光荣历史,每年入学竞争的激烈程度不亚于世界杯足球赛,由于学校名声在外,连很多外省学生也都争相报考。学校的知名度还给周围的房地产带来了附加值,他们毫不谦虚地把我们的校园画在了他们的售楼书上,并配以煽动性极强的广告语:本楼盘毗邻全国一流的重点中学,是中产家庭的超值选择。

这一招还真灵,周围的楼房一开盘,就出现了客户通宵排队买房的奇观,于是不到一个星期房产公司的墙上就挂出了销售一空的小红旗。

这种名校和房地产业的联动效应据说是从国外传来的。我在美国工作的小阿姨曾告诉我,她在旧金山的房子因为邻近一所上乘的公立学校,其房价就比其他地区贵上了一倍。可见,教育产业让每一样东西都得到了升值。

由于我初中时的功课一直名列前茅,所以得以破格从这所中学的初中部直升到高中部,是仅有的三位幸运的直升者之一。小兰则是作为文艺特长生进来的,她弹得一手令人过耳不忘的好琵琶。

作为一所历史悠久的学校,东方中学的建筑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整所学校融东西方设计理念为一体,外表传承了一种中国传统的古朴之美,内在装璜又极尽西方的简约之风。学校拥有二栋教学楼,一栋行政楼和一栋文体楼。文体楼里有很现代的室内篮球场、排球场、体操房等运动场所,这让学生们个个都对校园流连忘返。

我们东方中学高三年级的教室全部在一号教学楼的一楼,有同学猜那是因为每年都有高三学生因为成绩上不去,承受不了紧张的压力而容易产生跳楼自杀的冲动,于是校方就把一楼朝南的教室分给了高三年级,这也算是学校的“成长天空计划”之一。这个计划给我们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省掉了一天N次的爬楼梯的时间。

走进一楼的走廊,就像走进一所励志语录的博物馆,古今中外的名人名言似乎都被请到了二边的墙壁上,有比尔?盖茨的:“我要赢!只要我竭尽全力去做,没有我做不成的任何事”,有罗曼·罗兰的:“只有具有伟大心灵的人才配称为英雄”,有拿破仑的:“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三个字”,有巴尔扎克的:“伟大的人物都是走过了荒沙大漠,才登上光荣的高峰”等等,这些至理名言都被安放在华美的镜框里,显得至高无上。我仰着头一条一条的拜读过去,发现每一条语录都能让人热血沸腾顿生大志。最让我喜欢的是杨振宁教授的“一粒灰尘有一个世界,一朵花里有一个天堂,把无穷无尽握于手掌,永恒宁非是刹那时光。”这是一年前杨振宁教授受邀来我校演讲时的摘录,这些充满了无限温情和激励的语言,一下子就把我的心包裹了起来。

我在这些名人名言的目送下走到了走廊的尽头,这里就是刚组建的物理一班了。小兰的班级也就是我原来的高三(5)班则在楼梯的旁边。

我所在的物理一班是在高三开学前组建的,进入物理一班的同学多为这个年纪的学习尖子,暑假里曾上过几次提高课,不过来的人不多,有好些同学暑假里随家人出去旅游了。

走进教室,就发现了一些不很熟悉的面孔。排得满满的课桌上,贴着每个同学的名字,我很快找到了自己在第三排的名字,还没等我坐下,有几位热心的同学就跑上来询问我头上的伤势,于是我迅速编了一个碧海金沙的缩略版告诉她们。我把书包塞进抽屉刚刚坐定,就听见“砰!”的一声,教室的门突然被重重地敲了一下,把我吓了一跳。原来是高铜趾高气扬地走了进来。我心里不由地抽了一下:“她怎么也来了物理一班!也没见她在暑期里来补课呀!”

我的心里很是不服,高铜原来是2班的,她的功课并不十分出色,尤其是理科,天知道她又使了什么法术挤进了高材生云集的物理一班。

高铜显然一眼就发现了我,她得意洋洋地走到了我右方的座位坐下。

我很想向她打听一下肖寒寒的伤情,可我不敢,我了解她这人,她不会让我和她一起分享肖寒寒的信息的。

九月三十日到了,这天下午有一场我们高三(7)班和高三(2)班的篮球比赛。家长、老师和学生把台下挤得水泄不通,穿着粉色连衣裙的拉拉队员们卖力地助喊着,另有几位学生在人群中穿梭着给家长们送茶送水。肖寒寒因为腿伤上不了场只好在场边给裁判员做助理。我爸爸作为家长代表成为5号队员参加比赛。肖寒寒的妈妈则作为嘉宾“啦啦”队员也在人群中,那个曾在新媒体办公楼门口徘徊的女人看上去非常的憔悴,不知为什么这让我有点难过。

比赛进行得十分激烈,高三(2)班的马悦和高三(7)班的队员正在争球,场上比分为90:90。马悦终于躲过了我爸爸的阻击,一个箭步窜到了篮前,投篮,一个漂亮的三分球,裁判老师做了一个得分的手势,同时吹响了口哨,比赛结束了。

坐在裁判旁边记分的肖寒寒给高三(2)班加了三分。

全场掌声一片.

“比赛时间到,高三(2)班和高三(7)班的最后比分为93:90。让我们恭喜高三(2)班赢得了东方中学篮球联赛的第一名!同时也要祝贺高三(7)班在这场比赛中打得很顽强很勇敢,打出了拼搏精神。”我对着麦克风激动地宣布比赛结果。话音刚落,全场一片哗然,欢呼声和喧嚣声此起彼伏。高铜叫了起来:“同学们,高三(2)班的马悦是夏雨辰的男朋友,她爸爸是故意让球给马悦的,这样的人不配呆在我们高三(7)班,我们要不要开除她的班籍,让她滚到高三(2)班这种垃圾班去!”居然有两位她的死党立即响应:“对,让她滚到高三(2)班去。”

场上乱轰轰的,有几个男同学立即将兴奋点转向了我,也跟着瞎起哄。我没想到高铜会这样对付我,一时愣住了。开除班籍?!这不是让所有同学和我对立吗?我不知道该如何还击,就在这时,正在当啦啦队的小兰冲出来为我打抱不平:“高铜,你胡说什么?!你们怎么这么不讲理?!”

“就是就是。”高三(7)班的几个同学也跟着抗议。

爸爸突然冲了上来,指着高铜骂道:“你就喜欢欺侮我女儿!初中开始就这样!如果你不是女生,我早就揍扁你了!刚才是我自己球没打好,怪我女儿干什么。”我爸爸早就知道高铜的恶行,一直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懂事的女孩子,现在见高铜这么嚣张,新仇旧恨不由一齐涌上心头。

高铜不甘示弱:“你敢揍我!你敢!你敢!你们看,我一说到马悦,你就来劲!我没有说错吧,马悦就是夏雨辰的男朋友……还装什么假正经?哼!”

旁边几个高三(7)班的篮球队员也热情地帮着起哄:“呕,呕,男朋友,男朋友……”然后上前砸了记分牌,肖寒寒不让砸,双方争执了起来。马悦见状一步上前,抓住一个篮球队员就打,立刻有几个男生上来帮忙打马悦。小兰见了便奋不顾身地冲上去帮马悦,人群中的三剑客也自告奋勇地一哄而上帮小兰,一时间,操场上大乱,高铜想用球砸我,却意外地让在外围看热闹的肖寒寒妈妈中了“头球”。肖寒寒妈妈一生气,回敬了高铜一个球,球砸在高铜的鼻子上,高铜立即疼得眼泪喷涌而出,她立即恼羞成怒地大嚷道:“你神经病啊!”

肖寒寒妈妈也不示弱:“你骂谁呢,你才是神经病呢!”

“就骂你,你不是刚从精神病院逃出来吗?还在这里装模作样的。”高铜像疯了一样的乱咬人。

就像是平地一声惊雷,在场的同学都被高铜的话惊呆了:“什么?肖寒寒的妈妈是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真的假的?”

除了肖寒寒,大家都把目光聚焦在肖寒寒妈妈的身上。

我最痛恨高铜这种为所欲为的行为,于是我毫不客气地指责她:“你瞎说什么!就会造谣!”

肖寒寒却愤怒地握紧了拳头。高铜见我那么护着肖寒寒,愈发地受到刺激,她不管不顾地冲着肖寒寒的妈妈嚣张地叫:“造谣不造谣,只有她自己知道。”

肖寒寒却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似地涨红了脸,二只手垂在那里,抓紧着拳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沉默了许久,才给了她一个耳光。

高铜捂住脸,吃惊地看着肖寒寒,此刻的她完全失去了理智:“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那天我们去精神病院做义工,我就看见你妈穿着病员的衣服躺在病房里,还想抵赖!”

所有的人都睁大了眼睛,

我背起书包走出了教室、自从爸爸妈妈离婚后,爸爸的情绪变得一天比一天的低落,所以我总是尽早地回家,免得爸爸等急了又要莫名其妙地数落我。

还没走出教学大楼的门口,就看见小兰像花一样地向我迎了上来,她的身后,跟着三个比她高一大截的男生。

“辰辰,你们物理一班放学怎么这么晚?”小兰显然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老师拖课,给我们作高考总动员。”

“我们也是,老师们说,从今天开始,我们要进入一级战备!还给我们准备了一大堆的习题带回家,唉,我真是搞不懂,高三是在培养人才,还是在浪费人才?从幼儿园开始,我就被我爸带到少年宫学画画、学弹琴、学跳舞等等,听说这样能考个好的小学。到了小学我又要学奥数学英语什么的,指望考个重点初中,现在到了高三,又得为高考冲刺,我们的生活除了考试,根本就没有时间干点自己感兴趣的事。

“没办法,谁让我们国家人多呢,竞争激烈嘛,大家都想上大学,还都想上名牌大学,竞争就激烈了!”我无奈地摊了摊手。

“还有,分文理科也是很不好的啦,很多理科生觉得政治和历史是副科,就不重视,结果导致文理不通,大学毕业了连个求职信都不会写。当然,这不包括你。”小兰很爱护我的情绪。

“哎,没想到啊,你平时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小脑袋瓜里还能储存那么多的牢骚来。”

“那是因为我每天都接受我妈的洗脑,她思想敏锐,新的观念层出不穷,我算是耳濡目染了。”小兰还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难怪你总会有那么多浪漫的想法。”我知道,小兰的妈妈是上海小有名气的作家,经常会有一些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格言出现在各大主流报纸的副刊上。

“哎,高中生活也太单调了,单调到我几乎除了吃饭就是做习题了,再这样下去,我怕自己连笑都不会了。”

“好了,别抱怨了,你呀,还是面对现实吧。”我劝她。

“不是我思维活跃,在中国,升学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这让大家不得不拼命的抓分数,忽略了高中生活的真正意义,所以很多人尽管进入了自己理想的高校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太多美好的时光。”小兰继续感叹。

“说得有点道理,你快要成为思想家了!”我不得不认同小兰的敏锐和多思。

就在这时,张奇迎了上来,小兰一下子有了反应:“对啦?差点忘了正事了,有人请我们去玩桌游,一起去吧!”

“你看我现在这样子,需要好好的休息才对,哪有力气再去玩呢!”我指了指自己被包扎的额头。

“适当娱乐一下没有坏处嘛,这样你的伤反而会好得快。”小兰怂恿着我。

在一边等候的张奇见我没有答应小兰,自己上前和我打招呼:“夏雨辰,一起去吧,你不去我们玩不了。”

“那,到周未再说吧!”我不想负了小兰的好意:“我先回家了!”

“等等我,我们一起走!”小兰甩下他们跟了上来。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小兰发现了马路对面新开了一家哈根达斯店,便忍不住跃跃欲试:“我想吃哈根达斯,我们一起去吃哈根达斯吧!”

“哈根达斯?这么胖了还要吃哈根达斯,到时候别又嚷嚷着要减肥啊!”我不想浪费爸爸的钱,哈根达斯太贵了。

“没事,我有赠券。”

小兰走进布置得像水晶宫一般的店堂里,三步并作二步地窜到了柜台前,从书包里取出二张赠券交给了营业员:“来二个蓝莓巧克力球。”

“我不吃的,你别买二个。”我明白小兰的心意,赶紧阻止她。

“有人送的,不吃白不吃,不用跟我客气。”小兰把一个蓝莓巧克力冰淇淋球硬塞给了我。

精彩内容 每天更新

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