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天黑的句子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德双方激战正酣。一天,苏军统帅朱可夫接到斯大林密电,必须在一周内的某个夜晚,对人数远远超过自己的德军发起偷袭,彻底摧毁他们的防线。

接到密令后,朱可夫立刻查看一周内的天气预报,发现有一天晚上是阴雨天,非常适合进攻。于是便将偷袭定在那晚。

可就在一切准备就绪时,当晚的天气却由阴转晴,月亮照亮了整个夜空。苏军如果此时出击,定会被德军发现。但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有参谋向朱可夫建议,既然偷袭不成,那就只能正面交火了。这一建议立即遭到其他人的反对,因为德军人数众多,这样做无疑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时,朱可夫灵光一闪:“各位,我们为什么选择夜晚进攻德军?”“因为天黑,对方看不清我们呀。”大家异口同声地答道。“好,那我们设法让对方看不清我们,不就行了?何必非等到天黑!”大家茅塞顿开。“但用什么方法才能让德军看不清呢?”有人问道。朱可夫想了想,有了!他命令手下将全军所有的大功率探照灯集中到一起,然后将这些探照灯分配给打前阵的冲锋连。

当天晚上,苏军偷袭的战役正式打响。刚开始,德军以为苏军不可能偷袭成功,因为老天站在他们这边,但当冲锋连将几百盏探照灯同时打开,射向德军阵地时,形势一下子发生了逆转——刹那间,极强的灯光将隐蔽在防御工事里的德军照得什么也看不见,更别说开枪了。就在此时,苏军一拥而上,很快便赢得了胜利。

有时,出奇制胜并不难,只要我们换个角度,就可能想出不同于以往的做法。

-----刘曼

抬头仰望天空,一片乌云遮住了阳光,要下雨了吧!耳边又响起了熟悉的旋律“天黑黑,欲落雨,天黑黑,黑黑。。。。。。”

站不稳

在我还是一个站不稳的孩子时就住在外婆家。3岁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听那些故事,“从前,有一个。。。”外婆每天讲着不同的故事,院子里的小朋友就是她最忠实的听众,她讲的故事是很老很旧的,但对于我们来说却是很新鲜的。那时我眼中的外婆是个无所不能的人。

跌倒

多年以后,有了自己的生活,迎面而来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斤斤计较,欺骗和压力。我走在时间的裂缝上迷了路,我不知道自己在那,因为周围一片黑暗。也许我早已掉入了万仗的深渊,我想我已经快倒下了,因为我累了。

现实总是残酷的,这就是命中注定,人是斗不过天的,我终究没能改变现实。

爬起

就在我倒下的那一瞬间,我记起了她——外婆。上幼稚园的第一天,外婆把我送到了学校门口便让我让我自己进去,别的孩子都在哭,但外婆对我说:“别哭,要做个勇敢的孩子,进去吧!”。那天我没有哭。

正如那首动听的歌所唱的“原来外婆的道理早就唱给我听,下起雨也要勇敢的前进”

后记

再次抬头看天空时,乌云散了,太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不,是我那已故的外婆在天堂对着我微笑,告诉我“下起雨要勇敢前进”。

天黑,天白

群山起伏,绵延万里。

山脚下坐落着一个贫穷的小村庄,零零星星的几间木屋、瓦房生活着一代又一代山里人。烟囱上飘起缕缕炊烟——夕阳下山了。

秋风吹过树叶,留下了神秘而爽朗的笑声,“沙沙沙……”

木窗口透出了昏暗的灯光,房梁上悬吊的灯泡摇摇晃晃地荡着秋千,木桌上的光圈滑过来,又滑过去。

“弟,太阳下岗了,明天又会上班的。”

低矮的泥阶级上坐了一个小女孩,并拢着膝盖,抱着一个小男孩。她肩上垂下了两条麻花辫,伴了一股淡淡的桂花香。微微棕色的头发绑着红艳艳的带子。小女孩抬起了头,向一望无际,没有尽头的黑暗望去,用心地寻找着那急促的脚步声。

天真的眼眸荡涤着期待,像未经污染的圣水那么纯洁。

小男孩蠕动着细小的身体,宽松的粗布衣折成了像挤在一起的皱纹似的,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环视着四周。

他指向天空,“姊,天好黑啊,像乌鸦,”他又停顿了一下,“不!”水灵灵的眼睛眨了一眨,“是天黑时,跟昨天傍晚一样黑!”说罢自信地点点头。

女孩嘴角泛起了可人的笑,甜甜的,像小熊维尼喜欢的蜂蜜一般,她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她又何尝不知道,弟是故意跟她说着玩的呢!小小年纪却古灵精怪,总透着孙悟空那种灵气。

“哒,哒,哒……”远处传来越来越清楚的脚步声。

小女孩“忽咻”地站起来,怀着兴奋信息的心急切地踏着步,门外映出了欢快的身影。

那是一对夫妇,穿着粗糙的背心,拖着那辆不知用了多少年的老爷牌自行车。滚动的车轮“呀吱呀吱”地响着……

沧桑的面孔,皱纹爬上了黝黑的额头,被蓬乱的头发遮住了,为维持生计,夫妇俩都起早贪黑地打工,家中只留下了女孩和男孩。

女孩因此从小就懂得了做各种各样的家务,在那个贫困的山村里静静地生活7年,照顾着比她小4年的弟弟。

小小的脚丫套在大得要拖着走的拖鞋里,在泥土地上踏过了一串串浅浅深深的脚印,扑打的风吹过了洗得发白的裤子,带走一丝丝肥皂味。天空黑了,又白了,又黑了……

日子一天天变换着,门前自制的牛皮日历翻过了一页又一页。小男孩蹦蹦跳跳地溜过了黑夜,越走了白昼。天黑时,女孩总会抱起小男孩到门前等待,一起数星星,看萤火虫,笑声久久回荡在林中……

小男孩习惯了,每到太阳下山时,便乖乖的坐在床头,舔着快过期的糖果,耐心地等着女孩的怀抱。

而女孩在那之前,会去附近帮一下忙,攒一些家用,即使是少得可怜,可小小的心中已经懂得了金钱的重要。

小女孩每到那时,欣喜地走向小男孩,伸出手,抱起他,并且小声地告诉小男孩:“弟,你看,天黑了,我们家也更好了。”她放下硬币,抱着小男孩,向将要消失的余晖投出留恋的眼神。

一年后,村中遭到旱灾。田地里干涸得裂出了缝,眼看家中米缸少得只够维持一个月的米粒,他们家被迫以混着白萝卜的米饭为食,生活也越来越难熬了……

一个夜里,下着大暴雨,雨声“哗啦哗啦”,盖过了雷声与风声,屋里静悄悄一片,忽然“吱呀——”“砰隆!”

第二天,小男孩醒了,睁开了朦胧的大眼睛。他慢慢地扫视四周,怎么姊不见了?平时在现在她应该是在门口剥蔬菜的。小男孩感到不对劲,他猛地跳起来,叫着“姊!—姊!—”

男孩跑出了门,光着脚奔跑在沙地上,没有女孩的回声。他忽然想起昨晚的声音,“吱呀——”“砰隆!”是门声?男孩立即又往回跑,气喘吁吁地赶到家中,不停一秒钟,连忙推了推铁门,“咿咿咿咿——”不是这个声音……

他抬起头,余光中瞥到了残旧的衣柜。他又跑去了衣柜前,打开柜门,“吱呀——”!是这个声音!!他一看,傻了眼——女孩的衣服全不见了!!他心急如焚,眼泪直淌下来,突然,“登登登……”有人敲门。小男孩边擦眼泪水边向门口跑去,带着盼望的心转过了身。

是一个老伯!小男孩一下子绝望了,心都要碎了。

“小弟弟,来一下。把它交给你爸妈。”老伯递过来一个信封,又按了按它,郑重其事地说:“小心保管好!一定要给到爸妈手上!”

小男孩压抑着悲伤,接过了信封,熟悉的味道传入了鼻子,是纸币的味道!正当疑惑之时,老伯又调回了头,说:“还有,告诉你爸妈,老板说她只值这个数。”

小男孩在那里愣了好久好久……

天又黑了,台阶上只有一个人影独自在门边徘徊……

精彩内容 每天更新

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