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哲理 很美的句子是什么

继《太阳的后裔》后,又有一部神剧刷屏微博朋友圈,这次不是韩剧而是国产剧《欢乐颂》。这部由山影制作的继《伪装者》、《琅琊榜》之后的又一良心大剧,开播之初就瞬间吸引观众的眼球,热度持续上涨。

随着剧情不断发展,《欢乐颂》还有不到一个礼拜就要大结局,不少网友对其结局进行猜测,不知22楼的五个女孩儿最终爱情归于何处。从原着来看,安迪和奇点尽管现在恩爱甜蜜却终将分手,安迪的真命天子是目前仅出来打了个酱油的包奕凡。而网友一直希望能和安迪在一起的老谭目测是没希望了,有网友调侃“老谭明明和酸菜才是一对!”

昨晚播出的剧情中,蒋欣饰演的樊胜美继续被虐,蒋欣继续演技爆棚,也让樊胜美的父母登上热搜。网友纷纷表示这样的父母和哥哥嫂子简直是奇葩中的极品,索求无度,哥哥房子是樊胜美买的,工作也是妹妹找的,出了事要钱也只找妹妹。最可怕的是父母的态度,生下女儿没付出过什么只知道索求完全不考虑女儿的处境和感受。网友表示看的实在太愤怒,三观都被刷新了,还有网友表示要被这极品家人气得弃剧了。

《欢乐颂》小说中的樊胜美和电视剧一样,是一个励志美剧,很多观众在看完前四集剧情以后纷纷表示这个角色和原作品非常的相似。那么《欢乐颂》小说中樊胜美是小三吗樊胜美喜欢王柏川吗在电视剧当中最后和谁在一起呢

《欢乐颂》小说中的樊胜美齐的确当过小三,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她有一段当小三的经历,不过这并不是她原本的意愿,最后她应该还是和王柏川在一起了。樊胜美是一个有些悲剧的角色,不仅是出身有些落魄,而且感情经历也不顺利,但是她自己有些心高气傲,直到最后才发现最喜欢自己的竟然是身边一直默默守护的王柏川。

樊胜美或许在剧中是最可怜的一个,不仅高傲一切,想尽一切办法爬上名流社会寻找高富帅,可是随着时间推移越挑越老,导致最后年龄变大了无人要。可是根据原着中樊胜美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去当别人小三来填补心中不满。

樊胜美,是一个来自贫寒胡同的小公主,一个在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下成长起的女孩,一个费劲心思、养家生活的砺志少女。然而,不知是缘分的使然,还是命运的羁绊,自信坚强的少女始终逃不开贫困的枷锁,因而找到可带她脱离困苦之海的金龟婿便成了她心中唯一的企盼。

然而,历经生活苦难的她逐渐明白唯有自立、自信、自强,方可改变命运,改变人生。而她最终的结局也必将是通过自己的领悟从而实现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梦想!

《欢乐颂》小说中王柏川是樊胜美的同学,一直暗恋着她。虽然出生于普通的家庭,但是踏实肯干的性格使得他在海市基本站稳了脚跟。没有出众的才华,但是他在面对樊胜美之时,却活脱脱一个为爱勇往直前的男人。

当他知道樊胜美的家庭陷入了窘境,他依旧愿意背负起两个人的人生,两个人的未来。然而,当樊胜美的要求越来越多之时,收入略显拮据的他也显得力不从心。

美是什么

美是什么,是美学的中心问题,是知道今天大家还争论的问题。

对美做两个区分:一、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美的概念和美学学科领域的美的概念的区分。我们日常生活中用美的概念比较随便,譬如说我在夏天吃了一个冰棍,“啊,好美啊”、我要美美地吃一顿。二、广义的美的概念和狭义的美的概念的区分。狭义的美都是指一般的美,譬如我们指一朵花好美。狭义的美都是指那种古希腊的美,即一种单纯的,完整的,和谐的美,譬如莫扎特的音乐,普希金的诗。广义的美,是包括一切审美对象,那不仅有优美,譬如崇高、悲剧、喜剧、荒诞,还有中国的一些美,譬如沉郁杜甫,飘逸李白,空灵王维。一、20世纪50年代我国美学界关于美的本质的讨论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经开展过一场美学大讨论,这场讨论的中心问题就是:美是什么。换个角度说就是美是客观的呢还是主观的,再换个说法美是在物,还是在心。这个问题是从哲学领域的物质和精神谁是第一性引到美学领域中来的。在哲学中,物质是第一性还是精神是第一性,是物质决定精神,还是精神决定物质。引到美学领域则是美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换个说法,即是美和美感的关系。是美决定美感呢,还是美感决定美。在当时参加讨论的学者心中,这个问题牵涉到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斗争。李泽厚当时说的一段话可以作为对这场讨论很好的概括,他说:美学科学的哲学基本问题是认识论的问题;我们和朱光潜的争论过去是现在依然是集中在这个问题上,美学在心还是在物?美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是美感决定美呢还是美决定美感?为什么说我们和朱光潜的争论呢?那场美学讨论是从批判朱光潜先生过去就是解放前美学观点开始的。当时我们国内有一个批判唯心论的运动,就是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学习马克思主义,批判唯心主义。在美学领域就批判朱光潜的唯心美学论,包括朱光潜先生自己。

在当时那场讨论里,主要分成四派。1、蔡仪,认为美是客观的。自然物本身就有美,譬如一株梅花的美,梅花是客观的,梅花的美也是客观的。即物的形象不依赖于鉴赏者的人而存在,物的形象的美也不依赖于鉴赏者的人而存在。明确肯定美是在物,美是客观的。物的本质,物的典型性也就是在个别之中显现出一般那就是美的。有人反驳,癞蛤蟆。2、吕荧和高尔太,主张美是主观的,美在心不在物。美感决定美,梅花的美在于观赏者而不是梅花。高尔太说:有没有客观的美呢?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客观的美是不存在的,人只要感受到它,它就存在;不被感受到,它就不存在。反驳:感受石头。

高尔太《论美》:我们凝望着星星,星星是无言的,冷漠的,按照大自然的律令运动着,然而我们觉得星星美丽,因为它纯洁,冷静,深远。一只山鹰在天空盘旋,无非是想寻找一些吃食罢了,但是我们觉得它高傲、自由,“背负苍天而莫之夭阏,搏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实际上,纯洁,冷静,深远,高傲,自由……等等,与星星,与老鹰无关,因为这是人的概念。星星和老鹰自身原始地存在着,无所谓冷静,纯洁,深远,高傲,自由。它们是无情的,因为它们没有意识,它们是自然。

在明月之夜,静听着低沉的、仿佛被露水打湿了的秋虫的合唱,我们会回忆起逝去的童年,觉得这鸣声真个“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其实,秋虫夜鸣,无非是因为夜底凉爽给它们带来了活动的方便罢了。当它们在草叶的庇荫下兴奋地磨擦着自己的翅膀的时候,是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声音,会被涂上一层悲愁的色彩的。

高尔太也承认美感的产生需要一定的对象,但这个对象之所以作为美感的条件,是因为被人化了。他认为美和美感虽然体现在人物双方,但是绝不可能把它们割裂开来。美和美感,实际上是一个东西。超美感的美是不存在的。美产生于美感,产生以后,就立刻溶解在美感之中,扩大和丰富了美感。三。李泽厚认为:蔡仪看到了美的客观性而忽视了美的社会性;朱光潜看到了美的社会性而忽略了美的客观性。他自己认为美是客观性和社会性的统一。

李泽厚是辩证唯物论。四。朱光潜:美是主客观的统一。美既不全在物,也不全在心,而在于心物的关系上。物本身的模样是自然形态的东西。物的形象是‘美’这一属性的本体,是艺术形态的东西。美,就是审美对象,不是物,而是物的形象。用郑板桥的话来说,郑板桥画的竹,不是眼中之竹,而是心中之竹。

李泽厚:“不在心,就在物,不在物,就在心,美是主观的便不是客观的,是客观的就不是主观的,这里没有中间的路,这里不能有任何的妥协、动摇,或‘折中调和’,任何中间的路或动摇调和必然导致唯心主义。”

(《论美感、美和艺术—兼论朱光潜的唯心主义美学思想》)

朱光潜:“对主观存在着迷信式的畏惧,把客观绝对化起来,作一些老鼠钻牛角式的烦琐的推论”,从而把美学研究引进了“死胡同”。

(《论美是客观与主观的统一》)

很美的句子读到心碎:

精彩内容 每天更新

欢迎分享